【记录】关于社交媒体的禁言

真的对这个环境感到有点恐慌其实是从上个月月底岳昕的事开始的……以前也被删过很多次微博,但是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微博被屏蔽然后删掉那应该算是第一次吧。那次之后真正意识到了两件事:

1. 对「国家」(就用这个词来概括一个利益群体吧,此处不想指代其他)来说,个人是否清白无罪,并不是永远都必须弄清楚的。

我自己写下的文字,我清楚它们代表的每一个用意,我没想过用它们来冒犯国家法律,但是我的微博还是因为「违法」被删掉了。在LOFTER做的备份也是。向网站管理申诉也没有结果,网站并不能举出到底我的哪一句话哪一个词「违法」了,连说是「违规」的证据都不充分。但我就是被限制不能自由表达了。

我有要自证清白的意愿,但是所有理论上可以求助的对象,其实都不介意「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什么。我个人有罪这个「结果」,对他们来说才是更值得坚持的事。

2. 被控制和操纵了表达的恐惧感会非常令人难忘。

岳昕的第一次公开发声很快被删掉,当天晚上有其他人就用了很多表情包和图片版原文拼贴起来重新发表。在第二轮删帖之前,那个表情包原文算是存活最久的备份之一了……可笑当时我看到那个长条,潜意识里还是类似观看行为艺术的视角,觉得搞出这种操作可以说很机智了(…… 根本没意识到这种看似荒唐的事其实反映了我们自己的处境有多可悲。

不过一星期后我就知道了。岳昕的第二封公开信发表了,这次删帖的跟进还是非常快,到后面根本连编辑含有关联词语的原创微博都不能发出,被系统提示“存在非法内容”。

我就做了件非常傻X的事,用英文编辑了一条新的微博并且挂上了备份的地址,这次就很顺利地发出去了。岳昕的姓名和「公开信」三个字,换成英文就这样蒙混过关了一次。

(不过可能也是因为用英文写的关系这一条感觉看到的人就少了很多……想想或许也是这个原因让它能苟到现在[允悲])

这时候我才感到害怕。才意识到在自己的国家,却不能用自小浸润的文字和语法说话这么件事,这样轻易地就发生了。我一生下来就身处母语的环境中,远在懂得礼义廉耻和复杂的价值观念争斗之前就学会了书写和说话。对我来说,不让一个人自在地思考就像斩断草木的枝叶,它们会萎蔫而犹不至死;但是一旦阻止一个人说话,基本就宣告植物的根必须要与它生长的土壤分离了。比起砍掉枝叶,这是让植物死得更快更利落的手法。

我为了更好地认识外面的世界而学习了别的语言,但是没想到有一天会试图借助它来维护自己被剥夺的基本公民权。我没能借助它飞出无形的边界,反而得靠它勉强才让自己维持站立的姿势。

岳昕的事情在某个节日过后愈发趋冷了,可耻地苟一句或许当下这种平静对当事人来说是最小代价可以换来的最好的环境,但是那种意识到「连语言和文字都可以抛弃我」时心底产生的凉意,到现在我也忘记不了。

我不否认身后还有很好的风景。但现在我只觉得,我是站在悬崖边上欣赏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