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

「你为什么在看这种书?」

他说的是《现代性与大屠杀》。

「为什么我不能看这种书?」

「我只是觉得现在你似乎不应该看。这是什么方向的书?我不知道这和你要报考的专业有什么关系。」

「可以说是和社会学有关吧?为什么你会觉得这是不相干的书呢?」

「就是……这让我觉得你好像过于关注一些太宏大的东西。你想做的事太多了,你想的也太多太复杂。你还抱怨现实。我觉得你是不是有点……」

「是不是你想说有点小资产阶级布尔乔亚?」

然后爸爸笑了,而我说不出话,我又输了。

仿佛夜深了我才恢复了一部分抬杠能力,意识到当时如果我愿意,完全可以回答「可是城市规划这个行业,到现在也就是抓点儿大的东西。粉饰重于穷究,不求甚解呀。」不管我说得对不对,他总没有我了解这个行业的工作,理论上我不一定说不过他。但现在我才感觉到那一连串为什么被问出来的时候,这个辩论就是没有意义的,大概他们太期望我考上博士,做一个体体面面的学生了(

而且我以为到这个年纪,在学习这种事情上已经不需要别人告诉我什么是「应该」了。这种好像读中学时期末复习被发现在读课外书一样的场景是怎么回事!

他们可能不爱听人提到「社会」「历史」这样的词,尤其是我。似乎我特别不待见的舅舅也曾经这样,历史典故张口就来,惯爱在亲戚聚首时批评当下。但是我能做的也就是在家里不说。不过想起大舅的样子着实会激起一些恐惧和警惕,我可不想变成他那样的人……了解这个世界的来龙去脉,总该让人更清醒且平和,而并非傲慢。

「你该读某某书」「你不该读某某书」,听起来仿佛人是一架为了追逐某物而被锻铸出来的机器——比如为了生产出蛋糕就必须倒入牛奶和面粉,而不能是其他的东西。我很想跟他说,读书是一生事业,甚至越年长越应该读社会与历史类的书,三百六十行,哪一行能脱离这四个字而存在呢?况且到他们这样事业有成、家庭富足的年纪,许多困惑与执拗也早已消失了。但本能又告诉我他们可能讨厌这种回答。

可是现在我不想再像以前那样,为了把自己打磨成一把锋利的枪尖去读书了。我不想斩落荣耀,如果可以,倒不如做一棵树吧!!读书和提问只是为了能够长出更多的绿叶,一年比一年更多。

一生和三五年,我觉得这是我和他们之间的沟壑了,但是真的有这么大了吗,是不是睡一觉就会消失……(不是

乱七八糟的还是记了下来。希望如果三五年以后我不会真的觉得生活也就是只剩下苟且,然后忘记了现在这些对自己的期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