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当我们期望着“伟大的城市”时我们在期望什么

而在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欧洲的几个法西斯独裁国家,在1930年代前后却出现了非常特殊的对古典主义建筑与城市规划风格极度热衷的潮流。……强调秩序、理性、统一、服从的“古典主义”在此复活,并与法西斯国家强调的“秩序规划”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作为国家(德国)重新崛起的伟大见证”。……法西斯为了体现国家的权力和意志,绝大多数的大型公共建筑项目和城市改造规划都强调古典主义风格的运用,特别是对历史上显赫一时的古罗马风格加以夸张、发挥,这种现象一般被建筑史学家们称为“伪古典主义”。

——张京祥《西方城市规划思想史纲》,下同

伪古典主义城市规划的思想在这一部分遭到批判。作者的态度隐含在对伪古典主义思想要义的解读中:

(伪古典主义)规划思想反对生活的多样性,要求通过设计使所有的人都能够在规范的秩序中生活,个人只是整个纳粹国家机器中的“零件”,而不是刻意自由发挥个性的个体。伪古典主义思想认为,城市规划象征了国家、民族的精神,其目的仅仅是应该强调和迫使人们集中于社会的共性,而不能让个性主义得到发挥,这样才能够有强大的国家和强悍的城市面貌。

作者认为,受伪古典主义思想主导的城市规划,空间形态上具有这些特征:极其工整、宏伟的轴线、有可容纳大量人进行集会或游行的公共场所(如1937年柏林规划中的“大会堂”、“大街道”)、极度强调庞大的体量。这些表述使伪古典主义城市规划的要素能够与法西斯政权的统治需求相呼应:巨大、统一的公共元素可能占据大面积的城市土地,使较微观个体的存在及其特殊个性被挤压至相对的弱势地位,甚至被掩盖;“复古”的规划设计重点围绕着古罗马来进行,则表明了对这一时期某些方面(包括城市规划理念与建筑风格上的,但也许不只是这些方面)的认同。

法西斯主义在西欧盛行时,苏联正在东欧兴起。该时期前苏联的古典主义复兴热潮则被称为“新古典主义”,许多新建的公共建筑体现了古典主义和东正教特征:

应该说,这与当时前苏联领导人对于民族主义、历史的理解,以及与强力的中央集权式正式社会格局有着密切的关系。……由于政府在规划、建设中具有绝对的控制权和决定权,城市的面貌基本上是政府意志的表达,……要求为新社会阶级结构而规划设计新城市,在规划与建筑中强调工作、生活集体化。在社会生活中,每个人都是这个庞大的国家机器的组成部分,因此体现个体在工作、居住上的平等特点是城市规划与建筑设计的立足点。……强调通过秩序井然、规则威严、气势恢宏的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来展现当时前苏联在经济和政治上取得的重大成就,体现俄罗斯民族的优越,强调民族团结的政治目的。

几组表述的对比:

“秩序井然、规则威严、气势恢宏”与“工整、宏伟轴线、纪念性、统一和权威”;

“个人只是整个纳粹国家机器中的“零件”,而不是刻意自由发挥个性的个体”与“每个人都是这个庞大的国家机器的组成部分,因此体现个体在工作、居住上的平等特点是城市规划与建筑设计的立足点”;

“我要通过这个规划来唤醒每一个日耳曼人的自尊”和“体现俄罗斯民族的优越”。

从形式、内涵到目的,伪古典主义和新古典主义的城市规划思想都有显著的相似之处。但作者也在有意强调:两者其实不同,尤其是在其目的需要的政治意义上——伪古典主义代表独裁与泯灭个性,新古典主义则是强调平等和社会变革成功的结果。(实际上这不是一种粉饰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