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重复之事

Me too in Sina

和岳昕那次相似的事,范围扩散得更广的事,走向相似的事。

再一次有无根可依之感。

有人可以禁止你用母语说话和写字,就意味着他完全也有能力消除你的存在。对于已经体验过读、写与交谈的快意的人来说,这像剥夺他维生的粮食一样致命。

更糟的是,他们明白你真的难以离开脚下的土壤。你可以选择脱离,但随后会有背叛的罪名等着你——当你把目光试着投向外界,他们就说你受到「境外势力」操纵(岳昕的事情便类似)。我们的祖辈被西方欺压百年,对外有难以克服的敏感,当这四个字被抬出来,威力就不仅仅来自当下,而是请动了一国的往昔屈辱来铸成道德铁棍,逼你低头:说一个不字的风险,就是失去所有。

说或不说,放弃或坚持。或迟或早,终究无法平稳安然地站在这大地上,诅咒污染了土壤的毒素并许愿它们消失。

我们离主宰自己的家园还有很远——又或许在常识可预见的未来,这始终只会是一个虚空中的楼阁。愤怒或许也不必要,但至少该清醒:从来就没有什么可以从生至死地享乐的天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